沐鸣4开户_英国脱欧将重挫民间组织

对于英国民间组织来说,英国脱离欧盟是相当冒险的行为,尤其是考量到脱欧后可能产生的经济影响,这包含冲击资金的直接影响,和长期金融波动带来的间接影响。

就直接资助来看,据国家志愿组织委员会估计,在2013年至2014年间,英国公益组织受欧盟直接补助约3.08亿英镑,例如欧洲结构与投资基金(ESIF),其宗旨是提升经济竞争力并刺激就业率,资金会直接补助缺乏私人投资的区域。

作为ESIF的一部分,其中有20%的结构基金预算专门投资给“发扬社会包容计划”,在2014年至2020年计划限期内,光是投资在英格兰的资金就有5亿英镑。同样地,欧盟结构资金也提供极多机会给苏格兰、威尔斯和北爱尔兰等委任分权国家,志愿服务部门将在该地区扮演要角、支助弱势族群,并刺激当地的劳工市场。

除了ESIF,拥有欧盟会员国资格也让英国的志愿组织能争取到许多其他计划的资金,这些计划宗旨包含预防对妇女及儿童的暴力、推广高质量且永续的职业,以及支持中小型文化企业。2014年至2020年间,英国志愿服务组织有资格申请的资助计划总额高达130亿英镑。

脱离欧盟,未来英国政府必定无法提供如此可观的资金,这将成为志愿部门的一大隐忧。当然这可能促使政府重新分配预算,但政府会优先考虑民间组织吗?英国国家医疗保健服务、农夫、渔夫等会得到更多好处,那民间组织呢?如果没有经费,谁能够补足赤字?民间组织必须知道,光是脱欧本身就会带来极大冲击。

当然,也许强健的经济才是对公民社会更重要的事,而这也是维持大众、民营和志愿组织资金的根本之道。各方都认同,英国脱离欧盟会导致经济不稳定,并威胁经济安全,英格兰银行认为脱欧可能造成经济衰退,这可能对志愿部门的资金情势造成更广大的影响。

首先,任何经济冲击势必会促使政府施行更严谨的财政重整政策,公共支出将进一步限缩,仅重要的公共服务能分到预算。再者,任何市场波动都有可能造成投资回报缩减、发放奖助金的信托和基金会的收入减少,进而影响民间组织。

最后,失业率攀升加上平均实质工资下降,正是对民间组织服务需求提升的时刻,因为这时个人可支配的收入和捐款做公益的能力也都下降。此外,商界资助也可能减少,情况也许会雪上加霜,经济不稳定使企业不得不专注在商业活动,极可能损及其社会责任和公益捐款。

针对相关疑虑,台面上的讨论都还未有明确答案,无法向志愿组织保证他们不会因为英国脱欧而大受冲击。在没有完整信息的情况下,英国当局只建议民间组织尽可能考量所有变因,试图弥补欧盟直接补助的短缺,并自行吸收其他间接的财务冲击,才能在脱欧后的世界存活下去。

这种前所未见的情况显示,英国慈善行业正一步步走向未知。过去数十年来,英国和其志愿部门与欧盟的关系已经盘根错节,不仅是在财务上,执行重要公共服务的法规上也是,脱离欧盟无疑会带来一连串新的挑战,无论是过渡期或是长远下来都是。

特别是对民间组织来说,脱离欧盟的风险极高,现阶段英国需要公益组织和志愿服务才能超越他国,但它们有可能被牺牲掉,或因为需求增加和资源匮乏而疲于奔命。英国脱欧对非营利部门的稳定造成极大威胁,可能需要数十年才能恢复元气。

(据中国发展简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