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鸣4招商官网_徐永光解读“公益链·时间银行”:公益应该成为区块链革命的好榜样

12月27日,作为公益链·时间银行的重要组成部分,公益链官网投票竞选超级节点开始进行内测。   公益链由徐永光、梁春晓、程刚、崔志如、丁士煜、房涛、郭美玲、郝南、何日生、胡广华、呼中陶、贾西津、金锦萍、康晓光、李小云、刘红尘、刘宏伟、刘选国、卢迈、吕建中、马广志、马庆钰、马蔚华、缪力、慕林杉、丘仲辉、陶斯亮、王安、王娟、徐家良、杨团、叶正猛、翟雁、张强、赵红云、朱健刚等36人共同发起。


  在12月4日召开的“公益链启动仪式暨共同发起人会议”上,发起人共同签署并发布了《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将公益链暂定为区块链时间银行及其服务模式。   《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认同,区块链技术在志愿者服务领域的应用,通过去中心化分布式记账方式,能够对志愿服务的时间贡献进行真实、有效、可追溯的记录。   《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发布后,迅速在志愿服务领域引起关注。此次内测就吸引了成都爱有戏、北京美新路公益基金会、长春心语志愿者协会、兰州云田公益发展中心、浙江海宁市南关厢素食馆餐饮有限公司、高校素盟等多家机构的参与。   那么公益链究竟是怎样运作的?36名发起人为什么要参与发起公益链?公益链会为志愿者和志愿服务组织带来什么?《公益时报》记者采访了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公益链共同发起人会议联席会议主席徐永光。  
数字经济时代公益不能缺席   据徐永光介绍,两三年以前他就开始关注区块链。区块链本质上是一种分布式、去中心化、几乎不可更改的数据库记账技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将杜绝造假,如果应用到志愿服务领域,可以让志愿服务记录真实、有公信力,并且不可更改、可追溯。   认识到区块链技术对于志愿服务的价值之后,包括义工时间志愿服务平台等在内的志愿服务信息平台纷纷开始在“区块链+志愿服务”领域进行探索。


  2019年10月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时指出,要探索“区块链+”在民生领域的运用,积极推动区块链技术在教育、就业、养老、精准脱贫、医疗健康、商品防伪、食品安全、公益、社会救助等领域的应用。   “用区块链技术来推动志愿服务时间银行的建立,应该说已经到了天时地利人和一切条件万事俱备的阶段了。”徐永光强调,“数字经济时代公益不能缺席。”  
公益在区块链革命中应该成为好榜样   在徐永光看来,区块链技术带来的不仅是记录方法的改变,更是信任与社会资本。   “公益的第一使命是生产信任,创造社会资本。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实际上一直面临着挑战、质疑,经常是一荣不能俱荣,但是一损就会俱损。在这种情况下,公益非常无助,怎么构建公信力?这个实际上难度很大。”徐永光表示,“而且里面带有一种人类所梦寐以求的价值,即信任机制。”   区块链是分布式的、去中心化、去权力化,所有的人在区块链面前都是平等的。信用社会的构建将不是靠法律强制和人的“道德”“觉悟”提高,而是靠技术来实现。信任和社会资本在区块链中可以实现价值互联。


  “我感觉到,区块链实际上对公益来讲是一个天赐良机。区块链时代,我们公益不要犹豫、不要观望,看准了就要付出行动。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打造公益的公信力。”徐永光强调。   “对于这样一项创新,它是一个蛮复杂的东西,但是经过沟通,大家都很认同,在公益界引起一种巨大的共识性的认可。我感觉大家是在构建一个社会信用体系上找到了共识。”徐永光表示。   在徐永光看来,正是基于这样的共识,才有了36名发起人的加入。“这让我看到了咱们公益行业还是蛮有希望,能够勇敢地去拥抱这样一个新事物,这个还是很难得的。”


  徐永光认为:“区块链时间银行的打造,能够让公益在区块链革命当中,不仅不缺席,而且要进入主流,成为主导——不是在数字经济的领域成为主导,是成为构建信任体系的主导。这才是正道,所以一定要彰显公益,构建一个社会信用的正道。”   “区块链时间银行的打造,是为了一个更加透明的社会,一个更加自律的社会,一个更加诚信的社会,一个更加高效的社会,最终目标是追求一个更加自由平等的社会。”徐永光强调。  
实现“V积分”的通存通兑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作为区块链时间银行,公益链最基本的功能是对志愿服务时间进行记录。


  《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明确,有付出有获得,时间面前,人人平等。志愿者提供的服务均以时间为统一计量标准,由公益链时间银行进行记录。公益链时间银行将以“V积分”作为凭证,标记志愿服务的时间价值。   在公益链官网(包括上链机构)上注册登记的志愿者,通过参与公益链生态内的志愿服务活动就能获得V积分,每做1小时志愿服务,就获得一个V积分。   “我坚持认为,时间面前人人平等,不要说谁的服务就应该更值钱,哪一类人的服务就不值钱。如果对这些东西进行不等价的定价,会很乱,可能带来的麻烦更大。时间面前人人平等,恰恰在这个领域把这种已经产生的不平等或者差异性缩小,而不是把它扩大。”徐永光强调。   《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明确,志愿者所持有的V积分“可在不违背志愿服务精神的前提下进行兑换和流通。通过长期的信用检验,努力实现全球范围的通存通兑。”   “实际上公益链本身不是志愿服务信息平台,是各种平台共享服务的基础设施。公益链作为一个基础设施是为各个平台入驻提供一个通道,形成一个跨地域的、不受地域限制的、将来可以通存通兑的体系。”徐永光表示。   徐永光认为,按照时间银行的逻辑,志愿服务本身就是有回报的,这是兑换和流通的基础。“记录就是有回报,如果志愿服务时间可以用志愿服务时间回报,时间是有价值,我要兑换成其他权益,凭什么就不可以?只要我们保证志愿服务的记录是真实的,真实的价值就会被认可,就可以流通,通存通兑。未来我感觉V积分就是会有一个公认的定价。”   对于是否会导致用V积分逐利的情况产生,徐永光表示并不十分担心,“我首先感觉是价值被认可了,如果每年社会上有100亿资金来买走V积分,等于志愿服务领域增加了100亿的收入,那不就是说私人财富流向公益嘛,会激励更多的人来做志愿服务。然后我们再想怎么样去限制、规范,这是第二个问题”。   徐永光强调:“我最担心是一文不值,不担心将来价值被哄抬到那么高。本来中国的公益公众的参与度很低,因为参与度低,公益就不可持续,只是捐款没用的,要吸引更多人来做志愿服务。”  
以公共利益公司的方式运作   无论是公益链本身的搭建、维护、运营,还是V积分的投放、兑换,都需要一个实体机构。《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明确,共同发起人赞成成立“时业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并声明,该公司为公共利益公司,任何发起人不拥有该公司的收益分配权和剩余利益索取权。   徐永光认为,作为发起人,“最大的责任就是用个人的信用在为这个创新做背书。如果这个事将来成了一个骗局,将是对发起人个人信用的重大伤害。他们愿意作为发起人,就已经是背负了很大的责任”。   为了保证公益链的公益性,《公益链共同发起人共识》明确,公司的设立及治理结构,由公益链共同发起人会议选举产生的公益链监督委员会决定;公司的投融资等重大事项,由公司董事会决定。


  在12月4日的“公益链启动仪式暨共同发起人会议”上,公益链监督委员会通过选举已经产生,由徐永光、程刚、金锦萍、康晓光、刘选国、马庆钰、翟雁7人组成。   公益链共同发起人还同意成立公益链委员会筹备组秘书处,并着手开展相关业务的筹备工作。   据徐永光介绍,公益链监督委员会将在2020年1月召开会议,讨论监督管理规则。   时业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运营费用将通过融资解决,徐永光表示:“公司的投融资由董事会决定,下一步公司可能会有10%的股权拿出来融资。这部分作为投资,将来公司有了价值,经过监委会、董事会认定,是有回报的,也可以退出,不过这是很小的一部分。”   徐永光表示,将通过综合考量个人条件、社会影响、公信力、代表性等因素产生公司董事,“任何一个事情的形成肯定是在不断地沟通协商当中产生”。   “责任主体非常清楚,如果发生法律上的纠纷,由时业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承担有限责任。”徐永光表示。   在徐永光看来,随着时业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发展,公司本身的价值自然会凸显出来。“假如V积分的价值是零,永远是零,那时业家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的价值就是零,只要是V积分有了价值,作为投放V积分的机构,公司怎么会没价值?”   在2019年12月27日—2020年1月12日进行的超级节点内测中,机构注册认证成功后,有权选择参加竞选,根据所获得投票的数量的多寡排序,得票最多的前9名参选机构获得超级节点资格,第10—110名参选机构自动成为备选节点。


  实名注册成功后的个人用户可获得1个V积分,并获得投票权。1个V积分对应1个投票权重。用户可单选投票给某个参选机构,投票后的投票选择不可更改,在投票期内所投出的V积分处于冻结状态,投票结束后冻结状态的V积分解冻。   2020年1月13日数据清零,根据测试情况择期公布正式竞选超级节点日期。   徐永光认为:“所有的运行不一定是那么完备,那么天衣无缝。但没关系,因为这是个新的东西,大家都在探索,但是所有的工作都应该在阳光之下。”   “我并不认为中国只能有一个公益链。我相信经过若干年的培育,会产生若干个大的类似公益链这样的时间银行,在竞争中优胜劣汰,一定会形成一个健康的生态。在数字经济发展的进程当中、在区块链革命当中,公益一定会有自己的一个重要的地位。”徐永光强调。